10月 1, 2022

加息声此起彼伏让澳洲房主慌了!举债买房的人可咋整?

1 min read

澳大利亚抵押贷款房主如果已经从浮动利率转向固定利率,选择似乎是正确的。

从2020年初新冠大流行到去年9月,即固定利率开始上升之前,对于那些使用固定利率3年期的人来说,选择尤其正确。

RateCity的数据显示,在此期间,来自大型银行的平均3年期固定利率约为2%,但此后已上调了整整一个百分点。 上周,西太银行(Westpac)的经济学家预测,澳储行( RBA)在8月份将把0.1%的官方利率上调至0.25%,随后在10月份进一步上调0.25个百分点。

早些时候,他们还预计2023年初才会开始加息。

经济学家甚至预计,到2024年初,现金利率将进一步上升至1.75%。 这让房主们惴惴不安,尤其是那些最近大肆举债买房的人。

然而,澳储行仍然认为,在2023年年底或更有可能在2024年之前不会开始加息。 海外通胀正在迅速上升,尤其是在美国,澳大利亚也同样在上升。

统计局(ABS)周二发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消费者价格指数(CPI)上涨3.5%。

去年基础通胀率为2.6%,而市场预期为2.3%,这是自2014年以来的最高增速。 澳储行的目标是在整个经济周期内将基本年度通胀率维持在2%至3%之间。

最新的通胀数据将在2月1日的储行年度第一次会议上提供一些参考,但鲜少有人预计届时会在利率方面采取行动。

RateCity的研究负责人廷德尔(Sally Tindall)表示,抵押贷款固定利率正在上升,因为住房贷款机构从海外获得的资金成本也在增加。

美联储可能会以比此前预期更快、更积极的速度加息,以遏制通胀的爆发。 不过,尽管固定利率可能正在上升,但浮动利率抵押贷款仍在下降,RateCity的数据库显示,相比固定利率,目前更多的浮动利率不到2%。

然而,这对那些坚持浮动利率的人来说并不是什么慰藉,因为这些利率最终会上升。 地方通胀的上升在多大程度上是由供应中断(事实证明只是暂时)造成的,还是其他更持久的因素?这还有待观察。

Bluestone Home Loans咨询经济学家威尔逊(Andrew Wilson)表示,12月失业率的下降,受到新州和维州从之前几个月的COVID-19封锁中复苏的显著影响。

他说,全国劳动力市场的前景仍不明朗,这反映出自行实施的自愿封锁,将影响到2月份乃至“或许更久”的经济表现。

AMP首席经济学家奥利弗(Shane Oliver)也认为,Omicron疫情将影响1月和2月份的就业。

不过,他表示,Omicron的感染率正显示出见顶迹象,失业率可能会下降,这将推动下半年工资年化增幅最高达到3%。

澳储行曾表示,在加息之前,可能必须看到工资的可持续增长。

本文由东方都市报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请联络:orientalcity.news@gmail.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