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1, 2022

高房价、新冠大流行成幕后推手!澳洲不平等程度趋近英美

1 min read

随着COVID-19危机扩大基于财富和居住地的差距,澳大利亚的不平等水平正在向英国和美国靠拢。

《澳大利亚的社会结构:探索现代澳大利亚精神的特征》报告称,九成澳人认为,社会分化加剧在大流行期间愈演愈烈。

Mainstreet Insights对1004人进行的调查还发现,72%的婴儿潮一代认为澳大利亚存在阶级分化和“邮政区不平等”的现象,而这一比例在X世代中为63%,在Y世代和Z世代中分别为53%和50%。

Mainstreet联合创始人麦克米兰(Lindsay McMillan)表示,在COVID-19危机期间,基于居住地的差异变得越来越明显。

他说,“长期呆在家里,让社会经济水平较低的地区的人们感到他们很少有机会进入公园和开放空间。”

Fairfield的居民表示,在新冠疫情危机期间,州政府对西悉尼实施了更严厉的封锁后,他们受到不公平的待遇。西悉尼商业中心执行董事博格(David Borger)也有同样的看法。

他说,“我们这些住在西悉尼的人,有直升机昼夜在上空盘旋,如果晚上9点以后外出购买冰激凌,就有可能被罚款。然而,那些东区的人却挤满了海滩,享受着没有宵禁的生活。”

博格还表示,西悉尼的居民“不需要被拯救,但他们得不到在东区建立起来的人网络带来的同样的生活机会”。

“另一个巨大的鸿沟是通勤时间的长短,”他说。

“花在高速公路上的时间是非常令人沮丧的。” 麦克米伦博士表示,COVID-19在悉尼西南部的传播表明,它对低收入人群和无法在家工作的服务业人群的影响有多么严重。

他说,“更富裕的地区往往有更好的学校、更好的基础设施和就业机会,这有助于每一代人继续取得成功。”

Mainstreet联合创始人麦克林德尔(Mark McCrindle)说,“自疫情开始以来,我们看到房地产价格飙升到这样的地步,未来几代人只能根据他们父母持有的资产进入房地产市场。”

报告发现,对未来持乐观态度的人是对悲观者的三倍,但老年人认为澳大利亚是无阶级社会的可能性更小,也许是由于老一辈人在教育、工作类型和收入等社会经济领域的成长经历。

新南威尔士大学城市期货研究中心(City Futures Research Centre)教授伦道夫(Bill Randolph)表示,他对年轻人更加乐观并不感到意外。

他说,“只有当他们30多岁时,父母财富和收入潜力的差异才开始产生影响。”

伦道夫教授还表示,房地产市场正在扩大贫富差距,“这简直已经失控了”。

“然而,政府只是不愿在这个问题上挑战房地产游说团体的力量,同时也担心如果房价受到严重冲击或抑制,将遭受损失利益的婴儿潮一代的愤怒。”

伦道夫教授续称,“显然有必要”解决最低工资问题,并考虑对继承财富征税,“这是新的社会分化正在出现的地方”。

博格表示,澳大利亚正变得越来越不平等,他指出,希望拥有自己住房的年轻人面临着越来越大的挑战。

他表示,“真正的担忧是,如果不平等加剧,我们可能会出现疯狂的政治影响和教派分裂,这已经削弱了美国。”

本文由东方都市报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请联络:orientalcity.news@gmail.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