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 26, 2022

昆州终于开放州界了!边境大批滞留者半夜飞奔回家!

1 min read

在Coolangatta边境检查站,午夜过后不久,一名女警察在州界处迎接把手机伸出副驾驶座车窗外、疲惫不堪的昆州人,对他们说:“欢迎回家”。

在Coolangatta边境检查站,午夜过后不久,一名女警察在州界处迎接把手机伸出副驾驶座车窗外、疲惫不堪的昆州人,对他们说:“欢迎回家”。

下一车人闪着他们的边境通行证,毫不停留地通过,前座上传来一阵欢呼声:“我们到了!”

排成长龙的自驾族和露营者是如此急切地想回家,以至于连一个晚上都等不了,车龙在Tweed Heads蜿蜒500米。

罗伯(Rob Jones)说:“布里斯班有一半的人都在这里,真的。”

他在Wharf Street一个由停车场改建的露营地中度过了长达数月的封锁期的最后几个小时和几分钟。他想赶回家去看新添的孙子。

其他人在马路对面的公园里等待。这个地方已经满了。手机屏幕上的网上边境通行证发出光芒,这种通行证才刚刚上线。 人们争先恐后。时间到了没有?

历史会记载,昆州在把自己的居民拒之门外143天之后,于凌晨1点重新开放了州界,但事实上,实际开放的时间要早近一个小时。

由于害怕要跟其他人一起排队,或者害怕临时生变,或者害怕莫名其妙地错过机会,司机们纷纷从黑暗中走出来,来到Wharf Street。 但特蕾西(Tracy Anne)没有这么做。因为她没能拿到通行证。

其他一些人也是。 几个月前,特雷西从悉尼搬到800公里外的Tweed Heads照顾生病的93岁祖父。尽管她的家人就在昆州东南部,距离那里只有几分钟路程,却无法越过边境而不被困住。

她说:“我压力山大。” 周日午夜,特雷西站在Tweed Heads的一个停车场里,陷入了那种只有在这个荒唐的时代背景下才会有的流泪的恐慌。

经历了这长达几个月的时间,所有这些困难,边境就在Wharf Street的拐角处,难道一切都要因为一张表格而崩溃吗?

《悉尼晨锋报》记者看着她一步步完成过境申请,但她的手机屏幕上却出现了“您不能进入昆州”的字样。

在检查站,通行速度慢得像龟爬,几十个人聚集在边境天使伊莉莎(Eliza Williams)身边。

这位30岁的项目经理正要前往黄金海岸,却善良地停下来帮助许多搞不清如何在线申请过境的旅客。

他们正在为自己究竟是X、G、还是GV或什么乱七八糟的字母而烦恼。

伊莉莎耐心地帮助他们截图疫苗接种证明和居住证明,然后帮助他们上传。 很多人都认为在线系统根本行不通。

伊莉莎认为,问题主要是很多旅客在压力和匆忙下输入了错误的信息。 不管事实如何,昆州当局根本没有派人在边境上提供帮助。

预计未来几天将有2万至5万人越过昆州边境。 许多人在这几周和几个月里一直靠亲人的施舍生存,或者边付房贷和房租,边烧掉积蓄来度过边境以南的日子。 许多人在返回时没有工作,一贫如洗。

“你真的不知道人们都经历了什么,”特雷西告诉不屑一顾的昆州朋友,“我是说,看看周围。看看所有这些人。”

本文由东方都市报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请联络:orientalcity.news@gmail.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