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1, 2022

首批留学生明日抵达悉尼!但澳洲高校对前景仍不乐观

1 min read

经过一年的在线学习,孟加拉国学生Nora Chowdhury将成为首批返回新州的留学生之一。

作为州政府组织的一个试点项目的一部分,这名新南威尔士大学的学生将于明天抵达悉尼 。 能成为未受联邦政府边境改变影响的幸运者之一,住在香港的庆幸Chowdhury自己成功订上了搭载来自世界各地的250名学生的包机。

联邦政府最初从12月1日起解除对滞留海外15万名学生的旅行禁令。但在Omicron COVID-19变种病毒出现后,这一日期被推迟了至少两周。

许多人竭力想要进入澳大利亚,但他们担心,就算边境在12月中旬重新开放,他们仍然无法入境。

Sophia Dottie自今年2月以来一直在尼日利亚在线攻读硕士学位,但她的入境留学 签证仍未获批。 她说,“我们还在等待,我已经在3月份递交了签证。”

联邦政府一名发言人表示,内政部正在“尽快处理新的来自海外学生的签证申请。”

高校的复苏不仅会受到学生无法入境澳大利亚的影响,还会受到海外学生尚未决定是否前往澳大利亚留学的影响。

“悉尼的生活 费用真的很昂贵,”悉尼大学的韩国留学生Jongeun Seong说。

“远程学习不一定能 保证更好的成绩,但我个人认为远程学习比在学校学习容易。”

他说,他将等待本月抵达澳大利亚的朋友的消息,再自己做决定。 维多利亚大学米切尔研究所的教育政策专家赫尔利(Peter Hurley)博士认为,明 年将是大学最困难的一年,因为它们正努力从COVID-19危机中复苏。

他说,“去年,随着一些学生已经完成课程,高校大约减少6万至8万名留学生。”

“明年对大学来说将是最困难的一年……要让这些新学生回来,并且要有足够的人数回来,还需要一些时间。”

新发放的国际签证数量大幅下降,今年6月发放近5000份,而两年前同期发放了近3万份。

赫尔利博士表示,新的留学生的签证数量比疫情前的水平低了约70%至80%。 他说,许多考虑澳大利亚的学生已经转向了其他边境开放的国家,“留学生无法进入澳大利亚,但他们可以进入加拿大、英国和美国。

我认为会有一些被压抑的需求……但不确定我们能否利用这些被压抑的需求。” 但高校行业的其他人不同意这种观点。

伍伦贡大学(University of Wollongong)校长Alex Frino表示,高等院校将很快恢复。

他说,“我认为,我们明年将收复很多失地,可能是2019年以来失去的25%至50%, 希望到2023年恢复正常。”

Frino接着表示,乡镇地区大学受到的影响最大,伍伦贡大学失去了一半的留学生和一半的国际收入。

“乡镇地区大学必须比G8更努力吸引学生,这与品牌认知度有关。”

疫情引发了人们对大学是否过度依赖留学生的质疑,但专家表示,没有真正的其它办法。

赫尔利博士说,“对他们来说,很难将收入分散到特定种类。所有大学都在某种程度上依赖于国际学生,人们普遍的感觉是,没有他们,大学就无法生存。”

Frino表示,大学需要留学生,整体经济也是如此。 “他们给当地社区带来了很多,注入了大量文化,填补了劳动力市场的空白,为(当 地地区)带来了巨大的经济贡献。”

本文由东方都市报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请联络:orientalcity.news@gmail.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