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1, 2022

就业率不见好转,澳洲央行左右为难

1 min read

澳洲统计局发布了最新的澳洲就业数据。澳大利亚统计局周四公布的数据显示,上个月就业人数减少46,300 人,经济学家估计为增加50,000 人。失业率上升至5.2%,高于经济学家预测的4.8%。

随着悉尼和墨尔本陆续解封,很多经济学家们原本对这次的就业率数据充满期待。不过从实际表现来看,悉尼和墨尔本长达数个月的封锁措施依旧对招聘造成影响,尽管相关限制最近几周解除,但是利好还没有反映到实际社会生活中。

目前澳洲政府针对新冠疫情提供的补助在逐渐退出的过程中,加之疫苗的接种率提升迅速,可以预见未来澳洲的大方向还是以疫苗+共存策略为主,另外国界的开放现在也已经提上日程。

这些举措对于刺激经济复苏,以及提振社会消费有着积极的作用,但是由于供应链中断问题和重新开放边境带来的不确定性,随之而来的通货膨胀问题也使得澳联储有些“投鼠忌器”。

全球央行动作频繁 澳联储偏鸽派

纵观全球央行,澳联储应该算是相对“鸽派”的一家了。

在上周的美联储议息会议上,美联储宣布从本月开始缩减购债规模,并计划在2022年年中彻底结束购债计划。市场猜测英国央行会比美联储更早动手加息。欧洲央行总裁拉加德周三表示,欧洲央行明年升息的可能性非常小,因通胀仍过低。由于通胀处于13年高点,市场越来越相信欧洲央行将退出其超宽松货币政策,并在明年进行10多年来的首次加息。

而澳洲的邻居新西兰早在半年前就开启了缩减购债计划,并且在10月就已经开启了加息。加拿大央行也也上个月宣布了他们的缩减计划。

而澳联储目前依旧按兵不动,因为澳洲目前的通货膨胀率从数据上来看似乎还是处于可承受范围之内,而就业率和工资增长率仍然不及预期。

其次,考虑到悉尼和墨尔本刚刚从新冠封城中走出来,经济活动还没有完全走上正轨,还需要央行的宽松政策的支持。

另外,由于大宗商品的上涨,澳洲的财政盈余依旧处于比较可观的范围,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也能让澳元相对贬值,来帮助促进出口。

不过,在上周的澳联储议息会议上,联储作出取消2024年4月到期债券0.1%的收益率目标指引。澳联储主席说,鉴于其他市场利率已经伴随通胀率上升和失业率下降的可能性提高而发生变动,收益率目标在压低澳大利亚总体利率结构方面的有效性已经下降。

这番话的意思其实就是对市场发出暗示,澳联储不一定会坚持之前说的“不到2024年绝不考虑加息”,在通货膨胀和其他央行转向的大环境下,澳洲也有可能会提前加息。

展望未来

由于债券利率的提升和进口价格的上涨,金融市场有声音表示,储备银行将在明年5月将现金利率提高到0.25%。

联邦银行(CBA)澳洲经济部门主管艾尔德(Gareth Aird)表示,由于新州和维州比预期更早的重新开放,加之失业率也被认为将低于此前的预期,到明年中旬,通胀率和就业率可能会回到储银的目标范围内。

“我们现在预计澳储银将在2022年11月开始将现金利率正常化,”艾尔德说,储银加息15个基点后,会在2022年12月再将利率上调25个基点。CBA预计,到2024年第三季度,现金利率将达到1.25%。

除了货币政策之外,可能还会有更多非常规的调控措施陆续出台。就在11月11日上午,NAB宣布将固定利率上调,三年自住房固定利率上调幅度最大,达到0.51%,从原来的2.28%上调至2.79%。目前银行策略下调浮动利率, 上调固定利率,CBA银行在前几周也有增加固定贷款的利率,未来四大银行很有可能还会类似的动作出台。

目前有能力的贷款者,可以选择refinance,选择一个固定利率的房贷产品,锁定住当前的利率,来对冲未来升息造成的风险。

本文由东方都市报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请联络:orientalcity.news@gmail.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