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 26, 2022

悉尼内西一旧房以500万澳元售出,三年时间获利$180万

1 min read

上周六,Five Dock一待推倒的旧房子以500万澳元的价格于拍场成交,较2018年上一次易主时的售价高出逾180万澳元。

一户当地家庭击败了开发商,赢得了这处位于45 Ingham Avenue街角的三室破旧独立屋。

上周六,Five Dock一待推倒的旧房子以500万澳元的价格于拍场成交,较2018年上一次易主时的售价高出逾180万澳元。

一户当地家庭击败了开发商,赢得了这处位于45 Ingham Avenue街角的三室破旧独立屋。

上周末,悉尼共有960套房产计划举行拍卖。 截至当日晚间,Domain Group从661宗报告的结果中得出了75.2%的初步清空率。

另有115场拍卖被撤回,当做未售出房产的一部分记入清空率。尽管部分市场的竞争仍旧激烈,但这是悉尼的初步清空率连续第四周低于80%。

与此同时,房产拍卖师Clarence White也表示,鉴于大量待售物业的上市分散了买家的关注度,悉尼房产拍卖场上的平均注册买家数量已跌至三成。部分卖家也被迫下调自己的保留价,否则就要承担物业在拍场上流拍的风险。

White表示:“由于大量挂牌房产进入市场,我们看到每次拍卖的注册购房者数量大幅下降。” “在封锁期间,每次房产拍卖大约会吸引10名卖家,有时是12人甚至更多,现在平均只有3人注册。”

“过去几周,有很多场拍卖只有一两个竞拍者,而现在这种情况也越来越普遍了。” “所以,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变化。” 但仅从上周末的市场表现来看,仍有不少优质房产以超乎预期的价格成交。

Five Dock这处内西区房产所带有的土地面积为697平方米,其吸引了开发商的浓厚兴趣。

他们希望利用已批准的修建计划,在这处业主在2018年以314.5万澳元购得的地块上建造两套五室的房产。 该物业以400万澳元起拍,早期的加价幅度为5万澳元。

九位注册买家中的五组在落锤前给出过报价。它最终被一户来自Five Dock计划升级住房的家庭成功购入,并计划在这处土地上新建他们梦想的家。

据来自Raine & Horne Five Dock的销售中介Chris Haliloglu表示,这一成交价高出保留价25万澳元,并为该城区非海景房产创下了新的记录。

根据Domain的数据显示,该结果也远高于Five Dock区198.2万澳元的独立屋中位价。

Haliloglu透露,自2018年购入以来,这套房产的唯一变化就是在地块上新建双拼别墅的计划获得了批准。

这处物业的拍卖师Tom Panos表示,对于该城区一个“平均地段”的地块而言,五百万澳元的成交价“与行情不符”。 不过,这也表现出现在市场上如今仍有不少购房者。

上周,Panos主持拍卖的另一 套房产在Croydon Park,十几位购房者前来争夺这处位于5 Hay Street的三室独立屋。

然而,在拍卖以200万的起拍价开始后,仅有三组买家参与了竞争,第二次出价就达到了230万澳元。最终,这套物业在四次叫价后以245万澳元的保留价售出。

在买家中介Aladdin Hassen的帮助下,一户想从联排别墅里升级住房的当地家庭凭借一份7万澳元的加价,赢得了这套物业。

在为寻找下一套住处上花费超过一年时间,并此前在这条街上曾两度错失购买房产的机会之后,这户家庭的出价又快又狠。

当锤子最终落下,他们高兴得热泪盈眶。

这一成交结果,几乎是这套占地449平米 物业在2009年易主时63万澳元售价的四倍多,也远高于该城区157万澳元的独立屋中位价。

来自Mint Property Agnets的销售中介Paul Errichiello表示,正准备扩大住房规模的卖家对此非常开心。他还透露,卖家在近几个月来一直在提高保留价,但最后的成交价仍然高出他们的预期。

在北海滩的Balgowlah Heights,一处被卖家持有超过60年的四室独立屋,以620万澳元的价格卖给一位当地购房者,超出保留价120万澳元。

这处房产位于8A Beatty Street,地块面积为682平方米,带有水景及去往水边的步道。

十二组注册买家中,有九组为其给出过报价。该物业以460万澳元起拍,加价幅度在一开始为10万澳元。

在将价格推高至500万澳元的保留价后,叫价增幅在 成功售出前曾一度降至1000澳元。

McMrath Manly的销售中介Matt McEwan表示,这一成交价令人难以置信,且远超计划精简住房规模的卖家的期望。

买家准备翻新这处两层房屋,其他一些参与竞拍的 购房者则曾想过将其推倒重建。

在东区Kingsford,位于313 Botany Street的一套新装修的四室独立屋以高出保留价125万澳元的价格成交。

这处物业带有的土地面积为613平方米,以300万澳元起拍。随着11组注册买家中的7组逐渐给出报价,加价幅度从10万降至5万,最后缩小到2.5万。

最终,它被一户 来自Coogee的家庭以455万澳元的价格购入。 促成这笔交易的销售中介是来自Ray White Park Coast的Sam Capra,他对这一结果也感到震惊。

“我曾认为这应该是一场不错的拍卖,但从没想到成交价会这么高。”

当将目光返回内西区,在Lilyfield,一处占地152平米的三室排屋成交价为275万澳元,比2020年8月上一次易主时125万澳元的售价高出一倍多。

这主要得益于市场的繁荣和对该物业的全面翻修。

拍卖从240万澳元开始,高于230万澳元的指导价。四组注册买家中的三组举牌超过20次,将价格最终推高至275万澳元。这也是该房产的保留价。

来自北区计划精简住房规模的买家击败了一对从事专业工作的夫妇和一组来自堪培拉的购房者,赢得了这套位于381 Balmain Road的房屋钥匙。

在Concord West,一位投资者花费300万澳元买下了他们现在拥有的房产隔壁的独立屋,将这处未翻新三室物业的成交价推高至超出保留价70万澳元,也较指导价高 出100万澳元。

这处位于4 Bornoia Street的独立屋地块面积为760平方米,吸引了7组注册买家。

赢家是一位投资者,其在三月以256万澳元的价格买下了隔壁2号的街角地块。

来自 Horwood Nolan的销售中介Ben Horwood表示,买家也许考虑重新分割,或开发这处 地块。其他所有感兴趣的卖家都在寻求翻新或重建。

“相比其他人来说,这处房产对买家有着更多意味。但我对他们把价格推得这么高感到万分惊讶。”

上周末,悉尼共有960套房产计划举行拍卖。

截至当日晚间,Domain Group从661宗报告的结果中得出了75.2%的初步清空率。

另有115场拍卖被撤回,当做未售出房产的一部分记入清空率。尽管部分市场的竞争仍旧激烈,但这是悉尼的初步清空率连续第四周低于80%。

与此同时,房产拍卖师Clarence White也表示,鉴于大量待售物业的上市分散了买家的关注度,悉尼房产拍卖场上的平均注册买家数量已跌至三成。部分卖家也被迫下调自己的保留价,否则就要承担物业在拍场上流拍的风险。

White表示:“由于大量挂牌房产进入市场,我们看到每次拍卖的注册购房者数量大幅下降。” “在封锁期间,每次房产拍卖大约会吸引10名卖家,有时是12人甚至更多,现在平均只有3人注册。”

“过去几周,有很多场拍卖只有一两个竞拍者,而现在这种情况也越来越普遍了。” “所以,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变化。” 但仅从上周末的市场表现来看,仍有不少优质房产以超乎预期的价格成交。

Five Dock这处内西区房产所带有的土地面积为697平方米,其吸引了开发商的浓厚兴趣。

他们希望利用已批准的修建计划,在这处业主在2018年以314.5万澳元购得的地块上建造两套五室的房产。 该物业以400万澳元起拍,早期的加价幅度为5万澳元。

九位注册买家中的五组在落锤前给出过报价。它最终被一户来自Five Dock计划升级住房的家庭成功购入,并计划在这处土地上新建他们梦想的家。

据来自Raine & Horne Five Dock的销售中介Chris Haliloglu表示,这一成交价高出保留价25万澳元,并为该城区非海景房产创下了新的记录。

根据Domain的数据显示,该结果也远高于Five Dock区198.2万澳元的独立屋中位价。

Haliloglu透露,自2018年购入以来,这套房产的唯一变化就是在地块上新建双拼别墅的计划获得了批准。

这处物业的拍卖师Tom Panos表示,对于该城区一个“平均地段”的地块而言,五百万澳元的成交价“与行情不符”。 不过,这也表现出现在市场上如今仍有不少购房者。

上周,Panos主持拍卖的另一 套房产在Croydon Park,十几位购房者前来争夺这处位于5 Hay Street的三室独立屋。

然而,在拍卖以200万的起拍价开始后,仅有三组买家参与了竞争,第二次出价就达到了230万澳元。最终,这套物业在四次叫价后以245万澳元的保留价售出。

在买家中介Aladdin Hassen的帮助下,一户想从联排别墅里升级住房的当地家庭凭借一份7万澳元的加价,赢得了这套物业。

在为寻找下一套住处上花费超过一年时间,并此前在这条街上曾两度错失购买房产的机会之后,这户家庭的出价又快又狠。

当锤子最终落下,他们高兴得热泪盈眶。

这一成交结果,几乎是这套占地449平米 物业在2009年易主时63万澳元售价的四倍多,也远高于该城区157万澳元的独立屋中位价。

来自Mint Property Agnets的销售中介Paul Errichiello表示,正准备扩大住房规模的卖家对此非常开心。他还透露,卖家在近几个月来一直在提高保留价,但最后的成交价仍然高出他们的预期。

在北海滩的Balgowlah Heights,一处被卖家持有超过60年的四室独立屋,以620万澳元的价格卖给一位当地购房者,超出保留价120万澳元。

这处房产位于8A Beatty Street,地块面积为682平方米,带有水景及去往水边的步道。

十二组注册买家中,有九组为其给出过报价。该物业以460万澳元起拍,加价幅度在一开始为10万澳元。

在将价格推高至500万澳元的保留价后,叫价增幅在 成功售出前曾一度降至1000澳元。

McMrath Manly的销售中介Matt McEwan表示,这一成交价令人难以置信,且远超计划精简住房规模的卖家的期望。

买家准备翻新这处两层房屋,其他一些参与竞拍的 购房者则曾想过将其推倒重建。

在东区Kingsford,位于313 Botany Street的一套新装修的四室独立屋以高出保留价125万澳元的价格成交。

这处物业带有的土地面积为613平方米,以300万澳元起拍。随着11组注册买家中的7组逐渐给出报价,加价幅度从10万降至5万,最后缩小到2.5万。

最终,它被一户 来自Coogee的家庭以455万澳元的价格购入。 促成这笔交易的销售中介是来自Ray White Park Coast的Sam Capra,他对这一结果也感到震惊。

“我曾认为这应该是一场不错的拍卖,但从没想到成交价会这么高。”

当将目光返回内西区,在Lilyfield,一处占地152平米的三室排屋成交价为275万澳元,比2020年8月上一次易主时125万澳元的售价高出一倍多。

这主要得益于市场的繁荣和对该物业的全面翻修。

拍卖从240万澳元开始,高于230万澳元的指导价。四组注册买家中的三组举牌超过20次,将价格最终推高至275万澳元。这也是该房产的保留价。

来自北区计划精简住房规模的买家击败了一对从事专业工作的夫妇和一组来自堪培拉的购房者,赢得了这套位于381 Balmain Road的房屋钥匙。

在Concord West,一位投资者花费300万澳元买下了他们现在拥有的房产隔壁的独立屋,将这处未翻新三室物业的成交价推高至超出保留价70万澳元,也较指导价高 出100万澳元。

这处位于4 Bornoia Street的独立屋地块面积为760平方米,吸引了7组注册买家。

赢家是一位投资者,其在三月以256万澳元的价格买下了隔壁2号的街角地块。

来自 Horwood Nolan的销售中介Ben Horwood表示,买家也许考虑重新分割,或开发这处 地块。其他所有感兴趣的卖家都在寻求翻新或重建。

“相比其他人来说,这处房产对买家有着更多意味。但我对他们把价格推得这么高感到万分惊讶。”

本文由东方都市报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请联络:orientalcity.news@gmail.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